不同的尊重-看欧洲妈妈对待吵闹的孩子

125 人参与 | 时间:2017-12-04 09:57

  我在欧洲旅行。

  今年,我选择放下国内手边的所有工作,一个人到欧洲去生活。从二月一直到现在。

  前几个星期,我到了英国伦敦拜访在那边工作的国内舞者们。经过友人推荐,我们前往一个热门的艺术作品参观。排队中,工作人员过来我们这边宣布,依照人潮的状况,大约还要3个小时候才能进到会场。在我们前方有一位带着一对约四五岁左右兄妹的妈妈,听到需要这样的时间便打消了排队的念头。见她弯下腰询问年长的哥哥,要不要放弃排队,哥哥却坚持他想要进去,母子俩意见相左了好一会。

  故事说到这边,若发生在亚洲,原本应该要结束在妈妈拉着哭闹的小孩离开并同时对附近的人们因为小孩的吵闹表示歉意。但出乎意料的,妈妈非常有耐的心继续和哥哥讨论、解释,想要说服他的小孩离开这漫长的队伍。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就看到妈妈细心地分析与解释,哥哥也从原本强硬的态度慢慢软化并同意妈妈的提议,最后三人转身离开队伍。

  极富耐心的教育方式,让孩子能够学习了解所处的现况,清楚表达自己的想法,运用自己的思考与判断,学着沟通。而家长仅从旁提供成年人的思考与判断,做为他的借镜,并不武断的决定孩子的下一步。对待孩子像是成年人般,让他们有思考与选择的权利,让他们了解要为自己做决定。

  在某次演出的惜别酒会上,听到一位国内的学生分享了他这三星期在英国排舞的经验,又让我想起了那一幕。

  那晚,正当我们称赞国内的舞者在台上肢体丰富,身体灵活亮眼,想必他们应该很满意自己的表现时,有个学生却这样说到:“实际上我们很挫折。在国内,我们很习惯和别人比较,希望自己能够比别人好,希望自己出人头地,角逐那主角的位置。但看到英国的舞者,他们不会去比较,完全自信于自我的表现,相信自己能够做到最好。”多么深刻而真实的文化冲击。

  “每个个体是被尊重而独立存在的”,这的确是亚洲和欧洲社会非常不同的地方。在我居住的巴黎艺术村外,每到夜晚,走廊就会用红线围起一个地方,从城市各角落来的游民就会在走廊上自己找到位置,铺好纸箱,和其他游民寒暄,一起度过在走廊上的夜晚。隔天清早七点多,清扫走廊的人员就会一一的叫醒他们,让走廊回复成行人穿越的空间。

  这简单的动作让游民并不是一种身份高低的阶级代号,而只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游民也需要一个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如果有人选择住在街上,他们也不会驱赶这些人们,他们依然有选择在何处居住的权利。

  还记得和一位住在巴黎很久的国内画家聊天,他说到,巴黎不会要求一位今天心情不好的店员要笑脸迎接客人,在这里,遇到冷漠的服务生是常态,但他依然会帮你把餐点送到,把工作做完。一个真实且贴近人性的想法,而不是以出钱是老大的消费者心态来要求别人做他现在不能做的事情。

  生活久了,总认识了很多当地的朋友。记得当他们问我的名字时,我习惯性地回答Jeff。他们好奇地问我,这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是啊,当我们贴心的取个英文名字让外国人容易记得的同时,我们也正失掉了我们自己,做为使用中文的民族文化。

来源:为本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