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小孩子跟种玉米一样,要先把他踹倒,他才会长得好

145 人参与 | 时间:2017-12-01 11:00

  五路芒果

  那天和喜爱的旧书店主人吃午餐,十分开心。突然,书店主人转头问我,下午要干嘛,要不要去摘芒果?

  我吓了一跳,这种邀约十分不寻常,但他信手拈来,简直就像问我餐后是要咖啡还是红茶一样。我转头看向愿愿你,想到这是你第一次摘芒果,一定很有趣,开心地马上答应了。

  开着车,从高速公路下,接着一路往山区开,路越开越小条,转来绕去的,但我很喜欢,因为好久没有去山里头走走了。总是在一个和一个会议室间奔跑的我,觉得很是兴奋,打破了平常的规律,难得地有了趟意外的旅程。随着绿意越满,终于占满整个挡风玻璃,我们也来到目的地。

  结果,还没坐下,农场主人就先捧上五种不同风味的芒果,我和愿愿你一句话也不说地低头开始进攻,香味扑鼻、甜度惊人,还有各种细微难以形容却又确实存在的不同口感,我们没有空抬头聊天,只是不断地拿起下一颗,因为实在太好吃,实在太过瘾,在南台湾的酷暑里,真是天堂般的存在。

  那五种芒果,仿佛五种不同的道路,领着我们前去不同的天堂。

  果园主人在一旁看着我们两一大一小,毫不节制不顾形象的大吃,笑得合不拢嘴,一直取笑我们,但也因此瞬间拉近彼此原本陌生的距离。

  我们没有礼貌地低头大吃,但,或许也是对食物低头,致上最高的敬意。

  踹倒玉米

  终于,我们捧着大大的、被芒果充满的肚子,尽兴地洗好手,满足地加入聊天行列,听着果园主人分享他二十年务农的经验,还有许多听来比较像乡野奇谭的故事。

  比方说,野生梅花鹿会在这里轻松自在地散步,根本不需要什么保育,上次夜里有年轻人返回住所的路上,遇到奇怪的物事,以为遇到鬼了,后来找同伴一起回去查看,结果竟是穿山甲。还有什么山羌总是走来走去,野兔很调皮,偷吃作物都啃一圈,也不吃完,就一路啃过去。

  我听了很惊讶,原来只是离市区半小时左右车程而已,但生态却可以这么丰富,我住在台湾那么多年都不知道,实在觉得很羞愧。幸好,愿愿小时候就见识到了。

  农场主人突然说起,“你知道玉米要怎样才会好吃吗?”

  城市乡巴佬的我,当然不懂,只会摇头。

  他得意地跟着说,“要踹倒,然后它自己再站起来时,就会很好吃。”

  我正在赞叹这从没听过的知识,冷不防,他突然指着愿愿说,“所以,带小孩子也是一样,要先把他踹倒,他才会长得好。”

  要做家事,才会做事

  他继续说着,这阵子有群年轻人来找他学耕作,他也很愿意教,但是,却有些地方看不惯。比方说,他免费提供地方给年轻人们住,几个月后却发现,住的地方前后开始长出了杂草,甚至影响了进出,他每天经过看到觉得纳闷,怎么都没人要清理,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在群组里开玩笑说,他发现一个可以拍废墟的场景。

  年轻人们才支吾地响应,他们一直在想说要不要把那些杂草除了,但又不好意思问。他直接回,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被点醒后,年轻人们也很乖巧地就去除草,只是,隔几天,他又经过,发现草虽然除了,但,不知为何,那堆草就堆放在原地,没有丢弃,事情只做了一半。

  他继续跟我们发着小牢骚,他说,这些年轻人都很乖,也都很守规矩,但奇怪的是,都读到研究所毕业了,却好像对四周环境视而不见,缺乏观察力,更别提主动去改变的做法,他一直重复,“不主动”这字眼。

  后来,好奇的他进一步去了解追问,到底为什么都已经有动力,愿意来现场学习了,可是却又没有动力真的学习呢?原来,问题可能不是出在年轻人身上,而是年轻人们的爸妈。

  他说,他才知道,年轻人们读到研究所毕业,都24岁了,可是平常在家在学校,几乎没有任何动手的机会,也对四周环境没有丝毫的感受,看不见变化,看不见需要做的事,因为父母从小教育他们,只要他们读书,其他都不必管。

  可是,真正的现实环境里,是每件事你都该张大眼睛去看去学,更要卷起袖子去做去感受,才会有所学习。但这和年轻人们过去什么都不必做的人生经验落差实在太大了。

  最后,他很严肃的看着我说,“一定要让愿愿从小做家事,否则,是在伤害她的未来。”我们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时,他很简洁地下了个结论,“不会做家事,就不会做事。”

  兵兵知我心

  我自己回想我大学毕业后去当兵,也有类似的冲击,但现在回头看,对我是很好的经验。

  突然间,你得去挖很臭很臭的粪坑,那是一个礼拜都散不了的气味。也得和几个同梯的帮全连一百多人打饭,等到很快吃完后又要洗全连一百多人的餐盘,等到洗完后,用跑的去操课,一会儿又要准备去打饭,然后在大家睡午觉的时候,继续洗那一百多人的餐盘,晚餐更是洗完餐盘后要赶快去洗澡,因为马上要晚点名,因为你这么菜不可能半夜起床去洗澡,何况你半夜还要去站哨。

  我记得那时跟我同梯的,都是所谓的大专兵,刚好我们三个都是国立大学的,算是读书成绩都还可以,可是当兵谁管你读书如何啊。面对装满后跟你体重一样的大菜渣桶,你就是得用整个身体的力气去扛,走几百公尺扛去倒,一不小心溢出来滴到鞋子上,就得忍受一整个礼拜,直到假日找机会洗。

  就算没出意外,每天不断的打饭菜洗餐盘,身上永远都是跟我们的梯次一样,浓浓的菜味喔。

  愿愿,爸爸跟你说,你知道爸爸我一直有点洁癖,可是,那时也只能忍耐,因为,那就是真实的世界。

  不过,爸爸多少也因此知道怎样洗餐盘比较快,而且不只要快,要干净,因为只要一个餐盘上面还有点菜渣被发现了,那可是全部一百多个餐盘都会被拉出来,哗啦啦的丢在地上,全部重洗。

  那当然跟我过去的人生经验有很大的不同,但却和我后来的职场,很接近。

  因为当完兵后,就是职场里最菜的了。

  动手的,动口的

  一开始当广告AE的我,得准备会议室里的茶水、得订便当、得叫出租车、得搞定快递,从来就是坐在那里喝妈妈泡好的茶、看我喜欢看的书、吃我想吃的东西、也没寄过任何快递的我,当然一阵慌乱,冲击更是如同疯狗浪般一道道袭来,打得我头昏眼花,浑身湿透。

  勉勉强强地度过后,辗转成为创意部的一员,却发现那段时光,反而给了我很大助益。

  因为当过小AE,所以我常常在茶水间跟打扫的阿桑们请教各种器具在哪、跟柜台请教快递、便当、出租车怎么叫,才能快又不出错。

  后来就发现,聊天很重要,而且动手做事的人比动口的人好相处,也懂更多,更愿意大方分享。于是,我养成不管在哪家公司,都跟清洁人员、保全人员、总机、财务部门、行政总务部门聊天的习惯。

  结果很好玩的是,虽然是做广告创意,但因为我喜欢跟工厂的现场人员,那些大哥大姊们聊天,因此我知道商品背后的事,然后,我只要简单地整理,把它变成故事,就好了,就有可能会有人说,“好棒的创意呀!”但其实,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把每个动手的人都知道的事,让只会动口的人知道。

  因为好的故事,就是真实发生却没人知道,而每个人知道后都会佩服的事。

  这样的结果,始料未及,但我真心感谢。

  愿愿,我也不知道你以后要做什么事,会做什么事,但有件事越早知道,你会越快乐,那就是:

  做事,就是做事,不是坐视。

  坐视,什么事都看不见,也做不成的。

来源:为本君